南都娱乐周刊|谁毁掉了庞麦郎?

    2021-03-26 20:33:26

    发表时间:



    唱“摩擦摩擦,在这光滑的地上摩擦”、“一步两步,一步两步”的那个庞麦郎,疯了。

    2021年3月11日晚,“庞麦郎”这个名字久违闯入大众视野,他的经纪人白晓发视频爆料,庞麦郎于年初被强制送进精神病院,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。

    此时距离2014年《我的滑板鞋》走红已过去整整7年时间。

    6年前,贾樟柯发文:“《我的滑板鞋》把我听哭了。时间,时间,会给我答案。多准确的孤独啊……”

    如今孤独的约瑟翰•庞麦郎走向了孤独的极端——疯狂。



    “我是个农民,还会有人找我做演出吗?”

    2014年一首《我的滑板鞋》横空出世,“摩擦摩擦,在这光滑的地上摩擦”、“一步两步,一步两步,一步一步似爪牙是魔鬼的步伐” 魔性洗脑的歌词,没有一句在调上、带着浓烈口音的演唱方式,风靡全网。

    这首歌吸引华晨宇改编,反响不俗;杜海涛跨界执导MV,沈梦辰倾情献唱《我的滑板鞋》,也小火了一把。



    爆火之后,1984年出生的庞麦郎接受电视台采访,声称自己是90后,是出生在台湾基隆的饶舌歌手。

    可网上已经有许多老乡发帖爆料,他原名叫庞明涛,出生地是陕西省汉中市。面对记者的质疑,庞麦郎脱口而出:“他不是我父母。”

    有了第一个谎言,就需要无数个谎言去圆。经纪人白晓劝他可以活得真实点,放松点,遭到庞麦郎反问:“我说我是个农民,在农村喂猪,还会有人找我做演出吗?”

    庞麦龙在陕西汉中宁强县南沙河长大,地处秦岭和大巴山之间,2020年才摘掉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,相当穷。

    庞父在矿上打工和售卖粮食,2015年的时候年收入不足2万,年近六旬的父母在儿子走红前,每年给他1万元做音乐。

    庞父透露,儿子性格内向寡言:“村里没有和他玩得好的”。

    庞麦郎小时候会帮家里干农活,喜欢宅在家睡觉,看电视、小说,庞父说儿子打小作文成绩优越。



    但庞麦郎没上高中,去读了宁强职中,半年后又跑去西安外事学院,读了两年没毕业。

    2008年,庞麦郎到汉中市区打工,在一家KTV上班,第一次看到Michael Jackson的MV,庞麦郎觉得这太潮了。

    听同事说MJ一个月能赚几十万,庞麦郎备受触动,开始创作歌曲,立下成为国际化歌手的宏愿。

    他有许多写得密密麻麻、厚厚的创作笔记。

    下班后,庞麦郎不参与工友们的打牌消遣,在一旁写词,《我的滑板鞋》正是那个时期创作的,“魔鬼的步伐”灵感取自太空步。他不敢向工友们展现作品,怕被笑话。



    他爆火后,他的旧工友接受采访表示,无法欣赏庞麦郎的音乐,但他挺不容易的,工友希望媒体别再搞庞麦郎。

    2013年2月,庞麦郎积累下几十首歌,辞掉工作,坐了18小时的硬座到北京。

    他不信任中介,不会租房,于是到网吧住下。等到7月份,连去网吧的钱都没有,他就去公园长椅凑合一晚。

    初到北京,他在网上搜找录音公司,准备做专辑,拿出他从2008年积攒下来的全副身家6000块,投到音乐制作中。

    2013年,华数传媒办了一个选秀,庞麦郎参加了,上台就说要打造一首国际化的歌曲,反正“国际化”三个字已经扎根在他脑里,之后也多次提及。

    华数看中他的草根属性,拟了一份6页纸的合同,签下了庞麦郎。

    公司下了一个赌注,投入上百万推《我的滑板鞋》。

    据说庞麦郎在录音室唱了100遍,每一遍都不一样,制作方将这100段粘贴拼凑出最终版本。

    《我的滑板鞋》的宣传力求打造出一种不着痕迹、原生态的效果,公司下本买热搜、请段子手写梗造势。

    2014年6月,《我的滑板鞋》终于火了,成了霸占各个平台的洗脑神曲。



    庞麦郎以为自己真地被赏识了,自己离“国际化”的梦想越来越近。

    但这首歌能火,更多的是仰仗它符合了大众的——

    猎奇心理。

    纯粹只觉得好玩,而非接受它的音乐性。

    不得不说,这与打动贾樟柯的那种悲凉孤独感,背道而驰。

    逃离


    趁着热度,公司给庞麦郎安排200场巡演,每场酬劳5W,但无法帮他出唱片。

    这样快速的压榨,以及现实和音乐梦的偏差促使之下,庞麦郎选择了离开北京,扔了电话卡,和公司失联。

    2020年11月,庞麦郎发表《成名之后的我1》长文,自述《我的滑板鞋》走红全靠他自己,公司是看他火了之后才联系他的,并拉来三个大汉恐吓威胁,逼他签下2/8分的不公平合约(即公司占8成,庞占2成的分账模式)。

    当时,他的身份证被公司扣押,拿到身份证,整个人被吓坏了,连夜买火车票逃走。

    成名后,外界的流言蜚语也让庞麦郎备受压力。

    2015年,《人物》发布一篇叫《惊惶庞麦郎》的文章,一堆争议扑向庞麦郎,文中把他形容成一个一言不合就恼羞成怒甩电脑、满口谎话跑火车、任性和公司解约、生活邋遢狼狈的人。

    时至今日,这篇文章仍然深深刺痛庞麦郎的心脏。

    2020年,他回忆《惊惶庞麦郎》,表示:“她用笔作刀,将我最后的一点尊严刺穿,文字内容让我不寒而栗,也与我的很多真实情况不符,她为了出稿出位,真的用心良苦了!从那以后我便又开始了迷茫,好多人都来骂我,我回应不了,我也不知道如何回应,我没有团队,我是凭借自己一个人走出来的…..”

    过气之后,无人问津的生活

    2015年,被舆论搞得晕头转向的庞麦郎,遇到了经纪人白晓,筹备巡演。

    庞麦郎最初的设想是在省体育馆开演唱会,但没有赞助商,他也没钱付场地费,最终把场地设在live house,巡演名字叫“旧金属绝版演唱会”。

    那会,庞麦郎还能吸引一些观众围观,最高峰一个月能赚20多万。

    然而,人们根本不在乎庞麦郎唱什么,只是来看戏。他们不介意庞麦郎跑不跑调,甚至自顾自在台下畅聊,无视表演者。

    有一次,庞麦郎放了一段带有人声的伴奏,这事发布到网上,庞麦郎假唱引发热议。

    经纪人想让庞麦郎回应他有开嗓唱,庞麦郎对此无所谓,他一心只想做自己的音乐,外界的骂声似乎与他无关。

    随着,“滑板鞋”热度消散,庞麦郎过气了。

    来看巡演的人一场只剩下几十个。庞麦郎说50个人以下,他就取消表演,经纪人警告他说签了协议,他没有不取消。再到后来,他们只能做硬座火车赶场,而且庞麦郎一有钱,就放到做音乐、录歌上面,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。

    经纪人更是需要用花呗才勉强付得起场地、住宿、交通费用。有一次演出,到手只有600块,庞麦郎生气地把钱摔到地上。

    他有很多赚钱的机会,但他抗拒排斥。《中国有嘻哈》、《奇葩说》等热门节目邀请他,他拒绝上电视。

    因为曾有电视台曝光他个人隐私,到他家采访,他痛恨媒体。

    短视频平台邀请他入驻,都谈妥了,开拍前他放鸽子。

    庞麦郎依旧在坚持国际化梦想,他要求巡演舞台要有8个金发女郎。

    拍《我的滑板鞋》MV时,庞麦郎也提了这个要求,那会凑不齐人,经纪人只能拉来少数民族姑娘撑场。

    2018年,庞麦郎到20多个城市巡演,最高时银行卡里有200多万。

    2019年初,他迎来最艰难的时刻,巡演越来越多被取消,山穷水尽,演出更多是赔钱。

    他甚至一度消失。

    他想跳过经纪人环节自己巡演,不想分摊本来就少得可怜的酬劳,于是和经纪人白晓分道扬镳。

    外界认为白晓在逼庞麦郎商业化,是个“恶人”,但白晓说他们仍然是朋友。



    没有表演的时候,庞麦郎回到老家。

    白晓曾去找他,从西安到汉中,辗转3趟车终于来到庞麦郎的“汉克顿尔”宁强县。

    庞麦郎给各个全国城市取了英文名,正如他给自己起了个“孟加拉斯图•加什比克•什尼亚克•约瑟翰•庞麦郎”超长英文名一样,他把陕西叫“孟加拉斯图”,老家叫“汉克顿尔”。三十几岁回到“汉克顿尔”,庞麦郎像个异类,没娶媳妇没生孩子,父母天天期盼他成家。



    精神失控 殴打父母

    2018年,庞麦郎精神开始出现问题,话少难沟通,不守信约,伤害自己伤害别人,有自杀的倾向,白晓把压垮庞麦郎的原因归结负面争议。

    2020年10月,庞麦郎被确诊患有“精神分裂症”。

    在此之前这两三年,他一直向家里要钱,打父母,最严重时用凳子。父亲打电话向村支书反映,把他送到了精神病院。

    年前,庞麦郎就第一次被送进精神病院,有个朋友把他带了出来。2021年3月1日,他再次殴打父母,第二次被送进精神病院。

    他经历了巨大的人气落差,跌回真实的人间。

    他曾经排斥商业化,但2019年底,开始入驻短视频,开始直播,开了自己的网店,买自创品牌滑板鞋。

    2020年7月,他发博抽奖送出亲手签名的滑板鞋,转发量7个。2021年初,庞麦郎的品牌下架。

    庞麦郎还有一场官司,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已经于2014年12月12日受理了华数唱片与庞麦郎之间合同纠纷的诉讼。

    原告向庞麦郎索赔60万,称其不配合公司安排的活动,华数表示对庞麦郎已经心灰意冷。

    庞麦郎拒绝应诉,法院书记联系他,他不相信对方。庞麦郎方对外回应,一遍遍说自己被伤害,更多是情感宣泄。

    “我成了肥肉了,哪个都想来割一刀”

    庞麦郎说过:“我火了成了肥肉了,哪个都想来割一刀。”成名后,他的戒备心与日俱增,自小性格里头的顽固、自我、多疑、敏感被放到最大。



    小时候,父母对庞麦郎疏于关心,他最亲密信任的伙伴是姑姑家的奶牛,除此之外他只相信警察叔叔。

    后来,他来到北京丢了20块,跑到派出所报案,一直不肯走,警察无奈只能一个个拨通他手机里的联系人,让人领走。

    庞麦郎很受打击,信念感缺失了一角。

    庞麦郎的好友、“滑板鞋”MV制作者李达说,曾将庞麦郎介绍给不少媒体人,庞麦郎都很抗拒,他的世界是封闭的。

    25岁之前,他在一个与外界隔绝的环境成长,误打误撞闯入现代社会,他无法适应这世界的条条框框,同时漠视规则。

    他对父母、经纪公司、朋友极度防备,缺乏信任感,他能从生活汲取创作灵感,却无法和身边亲近的人共情。

    他似乎看不到父母的辛劳和身体问题,一此次过度索取,直到失控,把人生的不幸责怪到父母身上。回到家里,他甚至怀疑母亲在他的饭里下药。

    他在伤害身边的人,也在伤害自己,对不起自己,唯一对得起的是音乐。

    他有着艺术家的理想和追求,也有着外界看来不切实际的国际化梦想,却没有匹配的才华,他坚信自己的才华终会被认可,却更多地成了社会消费的对象。

    外界在消费他,却不想去了解他。

    而庞麦郎本人也无法理解整个世界,不去改变,不去妥协。

    他本来就不信任外界,隔阂越来越深,直到彻底分裂。当公众人物,需要一个处理外部声音和内在想法的机制,维持一个平衡的状态,但庞麦郎没有,他像一只惊弓之鸟,一次次逃走。

    2021年3月,《新京报》记者来到庞麦郎的家乡,采访了庞爸爸,他说等儿子出来后,会继续支持他做音乐。

    如果时间倒回到2008年,庞麦郎没被Michael Jackson启发,没有爱上音乐,没走红,他的人生又会是怎样的光景?

    KEYAN编码网址解码

    · END ·

    关键词:谁毁掉了庞麦郎? 标签:南都娱乐周刊|谁毁掉了庞麦郎?

    以上内容来源本站

文章推荐:

最新 工具

南都娱乐周刊|谁毁掉了庞麦郎?

发表时间:2021-03-26 20:33:26



唱“摩擦摩擦,在这光滑的地上摩擦”、“一步两步,一步两步”的那个庞麦郎,疯了。

2021年3月11日晚,“庞麦郎”这个名字久违闯入大众视野,他的经纪人白晓发视频爆料,庞麦郎于年初被强制送进精神病院,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。

此时距离2014年《我的滑板鞋》走红已过去整整7年时间。

6年前,贾樟柯发文:“《我的滑板鞋》把我听哭了。时间,时间,会给我答案。多准确的孤独啊……”

如今孤独的约瑟翰•庞麦郎走向了孤独的极端——疯狂。



“我是个农民,还会有人找我做演出吗?”

2014年一首《我的滑板鞋》横空出世,“摩擦摩擦,在这光滑的地上摩擦”、“一步两步,一步两步,一步一步似爪牙是魔鬼的步伐” 魔性洗脑的歌词,没有一句在调上、带着浓烈口音的演唱方式,风靡全网。

这首歌吸引华晨宇改编,反响不俗;杜海涛跨界执导MV,沈梦辰倾情献唱《我的滑板鞋》,也小火了一把。



爆火之后,1984年出生的庞麦郎接受电视台采访,声称自己是90后,是出生在台湾基隆的饶舌歌手。

可网上已经有许多老乡发帖爆料,他原名叫庞明涛,出生地是陕西省汉中市。面对记者的质疑,庞麦郎脱口而出:“他不是我父母。”

有了第一个谎言,就需要无数个谎言去圆。经纪人白晓劝他可以活得真实点,放松点,遭到庞麦郎反问:“我说我是个农民,在农村喂猪,还会有人找我做演出吗?”

庞麦龙在陕西汉中宁强县南沙河长大,地处秦岭和大巴山之间,2020年才摘掉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,相当穷。

庞父在矿上打工和售卖粮食,2015年的时候年收入不足2万,年近六旬的父母在儿子走红前,每年给他1万元做音乐。

庞父透露,儿子性格内向寡言:“村里没有和他玩得好的”。

庞麦郎小时候会帮家里干农活,喜欢宅在家睡觉,看电视、小说,庞父说儿子打小作文成绩优越。



但庞麦郎没上高中,去读了宁强职中,半年后又跑去西安外事学院,读了两年没毕业。

2008年,庞麦郎到汉中市区打工,在一家KTV上班,第一次看到Michael Jackson的MV,庞麦郎觉得这太潮了。

听同事说MJ一个月能赚几十万,庞麦郎备受触动,开始创作歌曲,立下成为国际化歌手的宏愿。

他有许多写得密密麻麻、厚厚的创作笔记。

下班后,庞麦郎不参与工友们的打牌消遣,在一旁写词,《我的滑板鞋》正是那个时期创作的,“魔鬼的步伐”灵感取自太空步。他不敢向工友们展现作品,怕被笑话。



他爆火后,他的旧工友接受采访表示,无法欣赏庞麦郎的音乐,但他挺不容易的,工友希望媒体别再搞庞麦郎。

2013年2月,庞麦郎积累下几十首歌,辞掉工作,坐了18小时的硬座到北京。

他不信任中介,不会租房,于是到网吧住下。等到7月份,连去网吧的钱都没有,他就去公园长椅凑合一晚。

初到北京,他在网上搜找录音公司,准备做专辑,拿出他从2008年积攒下来的全副身家6000块,投到音乐制作中。

2013年,华数传媒办了一个选秀,庞麦郎参加了,上台就说要打造一首国际化的歌曲,反正“国际化”三个字已经扎根在他脑里,之后也多次提及。

华数看中他的草根属性,拟了一份6页纸的合同,签下了庞麦郎。

公司下了一个赌注,投入上百万推《我的滑板鞋》。

据说庞麦郎在录音室唱了100遍,每一遍都不一样,制作方将这100段粘贴拼凑出最终版本。

《我的滑板鞋》的宣传力求打造出一种不着痕迹、原生态的效果,公司下本买热搜、请段子手写梗造势。

2014年6月,《我的滑板鞋》终于火了,成了霸占各个平台的洗脑神曲。



庞麦郎以为自己真地被赏识了,自己离“国际化”的梦想越来越近。

但这首歌能火,更多的是仰仗它符合了大众的——

猎奇心理。

纯粹只觉得好玩,而非接受它的音乐性。

不得不说,这与打动贾樟柯的那种悲凉孤独感,背道而驰。

逃离


趁着热度,公司给庞麦郎安排200场巡演,每场酬劳5W,但无法帮他出唱片。

这样快速的压榨,以及现实和音乐梦的偏差促使之下,庞麦郎选择了离开北京,扔了电话卡,和公司失联。

2020年11月,庞麦郎发表《成名之后的我1》长文,自述《我的滑板鞋》走红全靠他自己,公司是看他火了之后才联系他的,并拉来三个大汉恐吓威胁,逼他签下2/8分的不公平合约(即公司占8成,庞占2成的分账模式)。

当时,他的身份证被公司扣押,拿到身份证,整个人被吓坏了,连夜买火车票逃走。

成名后,外界的流言蜚语也让庞麦郎备受压力。

2015年,《人物》发布一篇叫《惊惶庞麦郎》的文章,一堆争议扑向庞麦郎,文中把他形容成一个一言不合就恼羞成怒甩电脑、满口谎话跑火车、任性和公司解约、生活邋遢狼狈的人。

时至今日,这篇文章仍然深深刺痛庞麦郎的心脏。

2020年,他回忆《惊惶庞麦郎》,表示:“她用笔作刀,将我最后的一点尊严刺穿,文字内容让我不寒而栗,也与我的很多真实情况不符,她为了出稿出位,真的用心良苦了!从那以后我便又开始了迷茫,好多人都来骂我,我回应不了,我也不知道如何回应,我没有团队,我是凭借自己一个人走出来的…..”

过气之后,无人问津的生活

2015年,被舆论搞得晕头转向的庞麦郎,遇到了经纪人白晓,筹备巡演。

庞麦郎最初的设想是在省体育馆开演唱会,但没有赞助商,他也没钱付场地费,最终把场地设在live house,巡演名字叫“旧金属绝版演唱会”。

那会,庞麦郎还能吸引一些观众围观,最高峰一个月能赚20多万。

然而,人们根本不在乎庞麦郎唱什么,只是来看戏。他们不介意庞麦郎跑不跑调,甚至自顾自在台下畅聊,无视表演者。

有一次,庞麦郎放了一段带有人声的伴奏,这事发布到网上,庞麦郎假唱引发热议。

经纪人想让庞麦郎回应他有开嗓唱,庞麦郎对此无所谓,他一心只想做自己的音乐,外界的骂声似乎与他无关。

随着,“滑板鞋”热度消散,庞麦郎过气了。

来看巡演的人一场只剩下几十个。庞麦郎说50个人以下,他就取消表演,经纪人警告他说签了协议,他没有不取消。再到后来,他们只能做硬座火车赶场,而且庞麦郎一有钱,就放到做音乐、录歌上面,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。

经纪人更是需要用花呗才勉强付得起场地、住宿、交通费用。有一次演出,到手只有600块,庞麦郎生气地把钱摔到地上。

他有很多赚钱的机会,但他抗拒排斥。《中国有嘻哈》、《奇葩说》等热门节目邀请他,他拒绝上电视。

因为曾有电视台曝光他个人隐私,到他家采访,他痛恨媒体。

短视频平台邀请他入驻,都谈妥了,开拍前他放鸽子。

庞麦郎依旧在坚持国际化梦想,他要求巡演舞台要有8个金发女郎。

拍《我的滑板鞋》MV时,庞麦郎也提了这个要求,那会凑不齐人,经纪人只能拉来少数民族姑娘撑场。

2018年,庞麦郎到20多个城市巡演,最高时银行卡里有200多万。

2019年初,他迎来最艰难的时刻,巡演越来越多被取消,山穷水尽,演出更多是赔钱。

他甚至一度消失。

他想跳过经纪人环节自己巡演,不想分摊本来就少得可怜的酬劳,于是和经纪人白晓分道扬镳。

外界认为白晓在逼庞麦郎商业化,是个“恶人”,但白晓说他们仍然是朋友。



没有表演的时候,庞麦郎回到老家。

白晓曾去找他,从西安到汉中,辗转3趟车终于来到庞麦郎的“汉克顿尔”宁强县。

庞麦郎给各个全国城市取了英文名,正如他给自己起了个“孟加拉斯图•加什比克•什尼亚克•约瑟翰•庞麦郎”超长英文名一样,他把陕西叫“孟加拉斯图”,老家叫“汉克顿尔”。三十几岁回到“汉克顿尔”,庞麦郎像个异类,没娶媳妇没生孩子,父母天天期盼他成家。



精神失控 殴打父母

2018年,庞麦郎精神开始出现问题,话少难沟通,不守信约,伤害自己伤害别人,有自杀的倾向,白晓把压垮庞麦郎的原因归结负面争议。

2020年10月,庞麦郎被确诊患有“精神分裂症”。

在此之前这两三年,他一直向家里要钱,打父母,最严重时用凳子。父亲打电话向村支书反映,把他送到了精神病院。

年前,庞麦郎就第一次被送进精神病院,有个朋友把他带了出来。2021年3月1日,他再次殴打父母,第二次被送进精神病院。

他经历了巨大的人气落差,跌回真实的人间。

他曾经排斥商业化,但2019年底,开始入驻短视频,开始直播,开了自己的网店,买自创品牌滑板鞋。

2020年7月,他发博抽奖送出亲手签名的滑板鞋,转发量7个。2021年初,庞麦郎的品牌下架。

庞麦郎还有一场官司,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已经于2014年12月12日受理了华数唱片与庞麦郎之间合同纠纷的诉讼。

原告向庞麦郎索赔60万,称其不配合公司安排的活动,华数表示对庞麦郎已经心灰意冷。

庞麦郎拒绝应诉,法院书记联系他,他不相信对方。庞麦郎方对外回应,一遍遍说自己被伤害,更多是情感宣泄。

“我成了肥肉了,哪个都想来割一刀”

庞麦郎说过:“我火了成了肥肉了,哪个都想来割一刀。”成名后,他的戒备心与日俱增,自小性格里头的顽固、自我、多疑、敏感被放到最大。



小时候,父母对庞麦郎疏于关心,他最亲密信任的伙伴是姑姑家的奶牛,除此之外他只相信警察叔叔。

后来,他来到北京丢了20块,跑到派出所报案,一直不肯走,警察无奈只能一个个拨通他手机里的联系人,让人领走。

庞麦郎很受打击,信念感缺失了一角。

庞麦郎的好友、“滑板鞋”MV制作者李达说,曾将庞麦郎介绍给不少媒体人,庞麦郎都很抗拒,他的世界是封闭的。

25岁之前,他在一个与外界隔绝的环境成长,误打误撞闯入现代社会,他无法适应这世界的条条框框,同时漠视规则。

他对父母、经纪公司、朋友极度防备,缺乏信任感,他能从生活汲取创作灵感,却无法和身边亲近的人共情。

他似乎看不到父母的辛劳和身体问题,一此次过度索取,直到失控,把人生的不幸责怪到父母身上。回到家里,他甚至怀疑母亲在他的饭里下药。

他在伤害身边的人,也在伤害自己,对不起自己,唯一对得起的是音乐。

他有着艺术家的理想和追求,也有着外界看来不切实际的国际化梦想,却没有匹配的才华,他坚信自己的才华终会被认可,却更多地成了社会消费的对象。

外界在消费他,却不想去了解他。

而庞麦郎本人也无法理解整个世界,不去改变,不去妥协。

他本来就不信任外界,隔阂越来越深,直到彻底分裂。当公众人物,需要一个处理外部声音和内在想法的机制,维持一个平衡的状态,但庞麦郎没有,他像一只惊弓之鸟,一次次逃走。

2021年3月,《新京报》记者来到庞麦郎的家乡,采访了庞爸爸,他说等儿子出来后,会继续支持他做音乐。

如果时间倒回到2008年,庞麦郎没被Michael Jackson启发,没有爱上音乐,没走红,他的人生又会是怎样的光景?

· END ·

关键词: 标签:

以上内容来源本站

//评论数 //参与数

博主简介 - 广告合作 - 文章投稿 - 故事文摘 - 典范条目 - 博主新闻

 百科创建更新

网站地图

 

© 2020 blog.dgso.cn 赵彦彬博客 吉ICP备17000796号-1